首页 > 感人故事 > 文艺少女已老去 文艺少女

文艺少女已老去 文艺少女

2019-08-13 15:15:16

文艺女青年不可貌相

每个周末,沈白白都要去小酒馆喝酒。那里有橘色的灯光,铺了毛毡的大沙发,她的朋友们喜欢靠在上面抽烟,谈话通常是关于人生、梦想、情感或者一些冷僻的书籍、音乐、电影。

这是一场文艺女青年的聚会。

如果不是坐在她们中间,你一定不会知道沈白白也是一名文艺女青年,她的打扮太过甜美,一点也不符合文艺女青年在人们心中神秘的形象。她甚至不会抽烟喝酒。

文艺女青年不可貌相。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沈白白在人群里总是疏离的表情也挺文艺,她的小说充满了忧伤的小智慧。

但由于沈白白太过规矩的人生轨迹以及深受偶像剧荼毒的恋爱观,她们称她为文艺少女,离女青年的境界还差了一等。她竟然在文艺片之外还热爱着恶俗的韩剧,在独立音乐之外还会唱口水歌,就连恋爱,也喜欢徒有其表的花瓶!简直是文艺界的耻辱!

那天沈白白照例只喝了一小杯花雕,却觉得木质的地板在吱吱呀呀地摇晃。晚上回家,照例先打开电脑,一个快闪族的帖子吸引了她。她快速加入了活动群。

活动在三天后举行。热闹的街头起初还在聊天笑闹的人们突然以各类惊悚造型定格,比如蹲马步,挖鼻孔,装奥特曼。

人群里,沈白白并不显眼,她站在最角落的位置抬头望着天,在一群天雷派里,她绝对属于文艺类。那天沈白白整整看了三分钟的天空,这三分钟里夏末的骄阳缓缓沉下,染红了半边天空。

三分钟后整条街道又热闹了起来,沈白白转头发现有人站在她左边,带一点犹豫。他们对视了三秒,然后像所有的快闪族一样,各自消失在人海。当晚快闪群有个男生加沈白白私聊,热情地做着自我介绍:我叫李诚坤,快闪的时候就站在你旁边。

爱情让人变得文艺

沈白白和李诚坤的第一次约会是在黄昏,吃饭、喝咖啡、散步,一切都是老套路,整个过程沈白白都心不在焉。

其实李诚坤实在是很好的对象,工程师,品貌端正,乐观向上,更重要的是,他很喜欢沈白白,也爱屋及乌地喜欢她那一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。

但是没办法,沈白白就是没有感觉。沈白白并不愿意同他约会,她找很多的理由,有时候是长痘痘了不能见人,有时候是在赶稿,李诚坤很失望,却总是善解人意。一次又一次的下次,沈白白有些过意不去,总算答应再见。离上一次见面已经半个月过去了,天气转凉了一些,沈白白穿了白色的棉布衣服,衣服的背后笼了一层纱,被风吹起来像插上了翅膀,李诚坤笑着说:像要飞起来了。

有一个预言是这样说的,当你在一个人面前跌倒,你们便会产生火花。当时的沈白白一个踉跄,她轻轻地啊了一声,李诚坤迅速地,像是有预谋般地牵住了她的手。

他们沉默了许久,只是手,一直牵在一起。最后李诚坤说:以后不准因为赶稿或者长痘痘不见我。沈白白埋下头,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。

就这样开始恋爱了,沈白白翻开日历,在9月17日那一页重重画上一笔红色。

可毫无准备的爱情仓促得让沈白白有些招架不住,当她还在思考这个决定是否正确时,李诚坤已经陷入了热恋。他甚至在大雨的夜里想要穿越这个城市,只为看她一眼。

沈白白当然不愿意,原因只是懒得下楼。

沉稳的李诚坤便在对话框里重复地按着:我想要见你,你不肯见我。满满一屏幕海蓝色的三号字体触目惊心。

原来爱情会让任何人变得文艺,如果你没有文艺过,那么只是,你还未曾爱过。

爱情到来时,原则也不要

文艺女青年大多喜欢犯病,喜欢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,把一些简单的事情弄得特复杂,因为一些微小的细节,沈白白常常觉得李诚坤不爱她,比如过马路不牵她手,比如对她朋友不够热情,比如在她饿的时候不会提着蛋挞出现。

为此,沈白白闹了好几次分手,每一次都轰轰烈烈,李诚坤包容她所有的胡闹,毫无原则地认错,为沈白白一点一点把粗心的自己磨砺得细致。

也许每一个文艺少女的身后,都得有这样一个坚定不移的男人,沈白白慢慢感动,她开始很认真地恋爱。

她会一大早起床只为忙活一顿午餐,会记得他说过的每一件小事情,然后帮他完成,在李诚坤通宵加班的夜晚,沈白白深夜里在线上陪着他,甚至还会跑一条街去帮他买早饭到公司楼下,她想李诚坤一定很惊喜吧。

可是两个人的频率似乎总不能合拍,刚睡下的李诚坤更多的是无奈和不耐烦,我很累,你自己吃吧。最后他还是下楼了,沈白白看着他疲惫的脸颊,笑着把早餐递给他,然后飞快地转身,我上班要迟到啦!她跑得很快,他给她短信:谢谢亲爱的。

沈白白只是委屈得想哭。

那天是圣诞节,下班后李诚坤一直打她的电话,打到第28个时,沈白白接了起来,李诚坤小心翼翼地说:还可以见你吗?

他们去了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吃饭,去了第一次牵手的地方重游,李诚坤说:对不起,早上真的太累了,见到你的时候脑袋都还是一片空白,想跟你讲话讲不出来,沈白白,请不要总是怀疑,相信我爱你好吗?他的头发有一点油腻,满脸倦容,一点也不像沈白白的白马王子,可是沈白白忽然很想吻他。她踮起脚,还是够不到他的脸颊。于是她用命令的语气说:吻我。

李诚坤就听话地弯下腰轻轻地吻了一下沈白白,然后他笑了,露出两颗虎牙。你知道文艺女青年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?就是沈白白这样,有着一大堆的梦想和标准,可爱情来了的时候,她们什么原则都不要了。

我变好了,也变老了

后来沈白白思考,她和李诚坤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,答案很明显:步调不一致。沈白白太慢热了,李诚坤热恋时她还在预热,而当她热起来时,对方已经平淡下来专心事业,而自认为善解人意的沈白白,在热恋中也无法控制自己成为一名怨妇。

她开始无休止地抱怨,抱怨李诚坤的电话少了,短信回复慢了,忙起来都不上线了。她还贪恋上分手的感觉,只有那个时候,她才感觉到,那个苦苦哀求她的李诚坤,还是像从前一样在意她。

可她并未察觉,每一次和好后,爱情的温度只会更低一点。

寒冬来得这样快,沈白白病倒了,一整天躺在床上却不肯吃药,迷迷糊糊的睡梦里,她还在等李诚坤的电话,等着她的辛巴达来救她。一直到天黑,沈白白浑身滚烫,电话依然寂静着,她忍不住打了电话过去,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李诚坤点击鼠标画图的声音,沈白白还没开口,李诚坤已经匆忙挂掉,等等啊,同事找我有事。

脆弱的沈白白终于哭了起来,她拔掉了电话卡,删掉了他的QQ,决定从李诚坤的世界消失,晚上的时候李诚坤去找她,她把门关起来,大声吼: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!

其实沈白白希冀着李诚坤依然会疯了一样满世界地找她,但是这个世界,不是所有人都有力气歇斯底里地谈一场文艺的恋爱,也许一个失神就会被炒鱿鱼,房贷车贷失去保障。

文艺这样的东西尝一尝就够了,男人们总会很快地回到原本的世俗生活。不淡定的是沈白白,她开始给他打很多的电话,发很多的短信,她还开始写邮件。一天一封,唯美至极,她甚至还去他家楼下,寒冷的夜里冻得浑身发抖,她问他:你还爱我吗?

李诚坤说:我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很累了。

沈白白握着电话,看着屏幕一点一点暗下去,她一路哭着,走回了家。

那个冬天这样难熬,每一天都会哭着入睡,一直到2010年的新年。她在一片烟花爆竹声里惊醒,跳下床拉开窗帘,窗外是一大片灿烂到极致的烟火。沈白白抬起头,这一刻她想起了他们最初定格的三分钟,那时的天空,是暖暖的橘色。

他们不该违规,贪恋三分钟之外的更多时间。

她突然发觉,李诚坤对于她来说,是如此陌生,那些日子里她从来未曾用心地了解他,她一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表演着她的文艺电影,并且要求恋人配合着她的剧本,她歇斯底里,只是因为电影的落幕。

沈白白闭上了眼睛,她依然能感觉烟火在眼前绽放,对面楼上有人大声地放着一首老歌,男人粗哑的声音在唱着:我已经变好了,也已经变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