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经典短句 > [留守女孩] 继夫和继女的性生沃

[留守女孩] 继夫和继女的性生沃

2019-08-13 15:17:00

山村的夜晚,月亮高高的,星星眨着亮亮的眼睛。远处,传来村西头小二流子赵大海家狼狗的叫声。

女孩坐在自家的门槛上,数数星星,看看月亮,想起了远在广东打工的爸爸妈妈和5岁的小弟弟。

已经3年没和父母见面了,也不知爸爸的烟戒了没有,也不知妈妈的哮喘病怎么样了。弟弟生在广东,只见过一面,和姐姐感情不深,可姐姐却时常惦记着那个长着大眼睛有着红红的小圆脸儿的小弟弟。现在,弟弟能有多高呢?

自留地里的庄稼长得很茂盛,杂草也有一人高了。爷爷奶奶年纪大,干不了农活。往年农忙时节,二叔会过来帮忙。可今年,二婶黑着脸对二叔说:自家的坟还没哭明白呢,还去哭别人的!二叔不敢来了。

女孩不敢得罪二叔一家。父母每月从广东寄来的300元生活费,需要打到二叔的什么卡上,再由二叔转给爷爷。可这几个月,二叔转过来的却只有150元钱。女孩不明白为什么,只听见爷爷骂二叔,黑心!

更重要的是,二叔有一部手机。女孩每月的1号要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。每到这时,二婶总在一旁说,你爸妈在广东赚了大钱,怎么也不说给女儿买部手机?

一次,女孩忍不住了,拨通电话就问妈妈:妈妈,二婶说你们在广东赚了大钱,是真的吗?妈妈沉默了片刻,轻声说,没有。看到女孩失望地挂断了电话,二婶恶狠狠吼着,小丫头片子,用着我家的电话,还给我告状,以后你别想来了!

最近,女孩还有个梦想:去广东和父母弟弟一起过日子。妈妈曾经说过,再过两年,就接她过去。她可以像城里小美女们那样,穿着漂亮的花裙子,逛着明亮的超市,有一帮自己的新伙伴。

想着想着,天上的月亮越来越模糊,星星也变成漆黑的一团。女孩倚着门框,睡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