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冷笑话 > 母亲的“借”与“还”_母亲

母亲的“借”与“还”_母亲

2019-08-13 15:13:02

母亲从老家来,顾不得休息,就开始系围裙,说中午包我最喜欢吃的猪肉大葱水饺。

母亲很快和好面,可调馅时,发现家里没葱了。母亲说,去邻居家借几棵吧。我瞅了母亲一眼说,你以为是在乡下啊,邻居长什么样儿我都不知道呢。母亲脸上显出惊讶的神色,问道,才搬来的新邻居么?我说,打我搬来那天他们就在呢。望着母亲愈发惊讶的目光,我接着说,这里都这样儿。说完,便下楼去买。

当我拎着一把葱兴冲冲跨进家门时,却看见母亲正忙着捏水饺,而且,篦子上已经摆了一长溜包好的水饺。不等我问,母亲说,她从邻居家借了几棵。我难为情地说,你去还给他们吧,一边把手里的葱往母亲手里递。母亲笑着嗔怪我:傻孩子,就这么还回去会薄感情的。

可是,就这么欠着人家,我心里也不舒服呀。

母亲见我不高兴,接着说,这事不用我管了,由她来还。我嘴上不好再说什么,可心里不禁担心起来,母亲把乡下的那一套搬到这儿来,会惹得左邻右舍不高兴的。

一天,我下班回到家,却看不到了饭桌上热腾腾的饭菜。等我做好了饭,母亲才回来。一连几天,都是这样。我忍不住问母亲干吗去了,母亲说,替邻居接孩子去了。我听了,心里忍不住一阵埋怨,几棵大葱,竟要用如此大的代价去偿还,何苦呢?但我张口说,明天还要去接吗?母亲说,看情况呗,需要的话就去。

母亲说好在我这儿住一冬天的,但老家打来电话,说邻居大娘家添了孙子,要母亲回去喝满月酒。老家离这儿有一百多里路,而且母亲晕车厉害,于是我劝母亲在电话里祝贺一下就行了,没必要为这点儿小事来回折腾。母亲却说,不回去,大娘会失落的。

正要送母亲去车站,突然有人敲门。母亲慌忙去开,一边把人迎进屋,原来是对门邻居。邻居大姐拉着母亲的手说,阿姨,这些天多亏了您帮忙,要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原来,这些天,邻居大姐的丈夫出差了,她生意上又离不开人,没人接送孩子上学放学,母亲知道后,便主动把这活儿揽了过来。

邻居大姐非要把手里拎着的两只烤鸭送给母亲,并说,自家做的,权当母亲免费替她做个广告。临走,她笑着对我说,以后家里有什么事,说一声就行。

去车站的路上,母亲说,城里人和乡下人都是人,心都是肉长的,都有愁事和喜事儿。今天你帮我一把,明天我助你一程,今天你给我捧个人场,明天我给你捧个钱场,和和乐乐,亲如一家,多好。这样,远方的亲人也放心呢。

原来,母亲的借与还,与债权和债务无关,而是在人与人之间搭建起了一条美丽而温暖的心桥,有了它,感动和温情便在心灵与心灵之间汩汩流淌着了。

冷笑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