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冷笑话 > 【体面】于文文《体面》下载

【体面】于文文《体面》下载

2019-08-13 15:14:04

广西北流的雪霏说:为尽快扭转农村教师队伍中出现的师资力量弱、高素质教师缺、平均年龄老化等状况,国家曾推出了清退代课教师等政策,我知道这是为了全面提高农村中小学教师的整体素质,但为什么会觉得心里堵得慌?直到看了这篇文章,我才知道真正的原因他们在教育战线上默默奉献了大辈子,最后却如此悲情谢幕

她6岁那年,他36岁。

他是她们村里的代课老师,每月工资只有30元。

他的左腿有残疾,天生的小儿麻痹症,走路有点瘸,不过不是很严重,虽然地里的活不能干,但不影响他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。

其实,20年前,他就是她父亲的老师,他从16岁起就在村里当代课老师了,那时候叫民办教师。工资很低,但课却不少,她们学校里一到五年级5个班的语文全是他教,每天上午下午都有课,还有改不完的作业,备不完的课。

她10岁那年,父亲在外打工摔伤了腰,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,愁得直掉泪。地里的活干不了,没了收成,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,更别说给父亲治病了。父亲说,女孩子,书读得再多也没啥用,就省了这俩钱吧。

他拖着那条残疾的腿,一瘸一瘸地走到了她的家。她家在山沟里,平时她到学校要走一个小时,那天他走了整整两个小时。他对父亲说,无论如何,砸锅卖铁也不能让孩子辍学。

父亲躺在床上,唉声叹气,说,张老师啊,我也是没办法啊。我也不想这么做啊,可是

他说,学,一定要上,学费,我来想办法。

父亲听了,泪水哗地流了下来。母亲更是哭出了声,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一把把她推到他的面前,说,快,快谢谢恩人老师。

那时候,他家里的活里里外外都是他老婆一个人干,地里的活他干不了,家里的活他也没时间干,他除了上课就是埋头改作业,他对学生的要求特别严,作业做错了就要订正,作文不合格的还要重写,订正后交来的作业他必定会重新批改,5个班的工作量忙得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,而40元的工资还要拿出一部分贴补她的学费。

她那时想,以后等她有能力了,她一定要感谢她的恩人老师。

中学她考到了县一中,张老师说她已经有一只脚踏进了大学门。

张老师没说错,16岁那年,她的两只脚都进了大学。当时村干部们欢天喜地给她家送喜报,一路上敲锣打鼓,鞭炮齐鸣,村民们都三五成群地往她家走,到了门口,大家都停住了,村长扯着大嗓门嚷道,中状元喽,穷山窝里飞出了个金凤凰喽。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,她看到了人群中张老师瘦弱的身影,相比10年前,他的背更佝了,身体更瘦了,走起路来显得更跛了。他笑得嘴都咧到了耳边,脸上的皱纹深深地嵌了进去,她被村干部围了起来,像众星捧月一般,你一句我一句被夸个不停,等她想起要和张老师打个招呼的时候,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。

26岁的时候,她已经成了县教育局的公务员,成了生老病死不用愁的金碗族,结了婚,生了子,买了房,父母被她接到了县城,村里的老家就很少回去了。

再见到张老师的时候,她差点没认出来,如果不是那条残疾的腿,还有他那口接近于标准的普通话。

他说,于梅老师,我不是来麻烦你的,这里我谁都不认识,只认识你,我只想反映一点情况,提一点小小的要求。他说他能理解国家的政策,清退代课教师不是针对他一个人的。虽然,他也有合格的教师资格证;虽然,他上的课比公办教师多;虽然公办教师的工资高,人均拿2200,而他只拿220;虽然公办教师有医保,他没有医保,虽然但是,他只有一个要求,一个小小的要求。说到这,他的头渐渐地低了下去,语气也低沉了下来,渐渐的,没有了声音

张老师,您说,您尽管说,只要我能帮到的,我绝对会帮您。她不由得激动起来,要不是当年张老师苦口婆心的劝说,要不是他慷慨解囊,从微薄的工资里拿出钱来给她交学费,她会有今天吗?她能体面地在这冬暖夏凉的空调房里而不为工作发愁吗?

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恩人张老师啊!

我只是想,只是想算了,可能会让你为难的。

张老师欲言又止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她,那一刻,她几乎是拍着桌子掷地有声地说:张老师,您说!只要我办得到,我就是她也不知道她该怎么说了。

我只是,我只是想体面一点走!我在村中心小学教了40年书,如今,就一句话,清退,给1000元就叫我走,这,这叫我这张脸往哪搁啊!知道的还好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犯了什么错误,我以后在村里怎么做人啊!张老师好不容易把话说完,已经老泪纵横了。

她的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压住了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刚才的凛然正气不知跑哪儿去了。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说什么好。清退代课老师,这是国家的政策,不是她一个教育局的小公务员说了算的。

如果让你为难,就当我什么也没说。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张老师已经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拐一拐地走了。

她心里一阵难受,想追出去喊住张老师,可是脚到门边,她又停住了,喊住张老师又能怎么样,她能对他说什么,她能说,行,我让你体面地走?

她能让他体面地走吗?她又有何德何能能给一个在山村里执教育人40年的老教师一点安慰呢?

看着一瘸一拐渐渐走远了的背影,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。

体面,还有比这更卑微的要求吗?

冷笑话